|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啄木詩 > 六十一章 黑化
  “我沒有。猗迤每晚…”蘭氏又羞又怒的解釋

  賀迤麗打斷她的話,氣得口不擇言。

  “你住口!猗迤也是你叫的嗎?伯父不在了,你怎么還不滾回你們中原?你賴在這里想博誰的同情?”

  “我為什么要回去?我是沙漠汗明媒正娶的,你又是什么身份?站在我的家里,議論我的家事。”蘭氏反譏

  “我是猗迤從小到大的玩伴,當然有資格管他的事。你可別忘了,小雨是怎么死的?”賀迤麗一臉陰沉

  “你還有臉提小雨,你小小的年紀心也太歹毒了,竟然在她死前還侮辱她的清白,猗迤若是知道了,定將你挫骨揚灰。”蘭氏氣得滿臉通紅

  “明明是你下的必殺令,也是你的人把她玩弄至死。猗迤若是知道了,你和你的兒子只能躺著回中原。”

  事關兒子的性命,蘭氏閉上了嘴。

  門外,猗迤剛要掀簾的手縮了回來,小雨竟然是被你們倆害的,而阿翁是被我活活氣死了…若不是下人見賀迤麗跟蘭氏吵得不可開膠,讓他回來勸止,他還一直蒙在鼓里。猗迤憤恨轉身離去…

  傍晚,猗迤酩酊大醉的被人抬回帳篷,半夜口渴醒來,見賀迤麗趴在床尾睡著了,猗迤一腳把她踢醒。

  “你怎么在這里?”

  “昨晚一直是我在照顧你,你怎么醒了?是口渴了嗎?”

  賀迤麗手忙腳亂的斟了杯茶,剛端到猗迤眼前,又縮了回去。

  “這茶冷了,我重新給你燒。”

  賀迤麗剛要轉身,猗迤一把拉住她,接過茶水。

  “沒事!”

  猗迤喝過茶,又對賀迤麗道:“如今叔父繼承了汗位,我自身都難保,你沒必要在我身上浪費時間?”

  “在以前,我跟你說:我是真心喜歡你。你不會信。現在的你,賀迤麗依然喜歡…”賀迤麗誠懇道

  猗迤似乎感動,一把拉過她,一翻旖旎…

  吐延來到索部,見猗迤不在帳中,問蘭氏,蘭氏吱吱唔唔望向自己的帳篷。

  吐延掀開帳篷,見猗迤和賀迤麗在榻上調情,吐延臉上一陣青灰。

  賀迤麗尷尬的站了起來。

  “對不住了!吐延,你也別太在意,就憑你這張臉,要什么樣的女人沒有,可千萬別為了女人跟兄弟反目。”猗迤一臉漠然,道歉得毫無誠意。

  “你自己好自為之!”吐延說完走了。

  “這是在說我嗎?”猗迤皺起眉頭

  “是警告我呢!”賀迤麗寬慰

  “吐延生氣了,你不去安慰他?”

  “我是你的人了,別的男人是死是活又于我何干?”賀迤麗湊上前來巴結

  猗迤冷笑

  賀迤麗覺得猗迤不一樣了,笑起來都陰森森的,可能是連遭噩耗,對他的打擊太大了。

  “你什么時候把我迎進門?”

  “阿翁的喪事都還沒辦,這時候娶親對誰都不好。”

  說的也有道理,賀迤麗作罷。

  一個月后,拓跋力微舉哀,前來奔喪的各國首領和代表人潮如流,把通往索部的各個要道都堵了個遍。

  華芳帶著季霖一行人也來了,直奔猗迤的帳篷,見賀迤麗跟麥芽糖似的粘在猗迤身上。

  “我來的不是時候?”華芳問

  猗迤一驚,趕忙把賀迤麗推到一邊。

  “華姐姐什么時候來的?早知道我該去接你的。”

  “剛到。我也不想耽誤你的春宵,就直說了。小雨的死,我想知道更多細節。”

  賀迤麗臉色大變。

  猗迤低著頭,眼中的痛苦涌現。

  “你應當知道:我書認字,她母親更是含辛茹苦的把她撫育成人,她的才華和人品勝過中原許多大家閨秀,跟她比,我亦自愧不如…這么好的一個人就這么沒了,她那瞎了眼的老娘那,我至今都不知如何交代?”華芳道

  猗迤頭低得更下。

  賀迤麗見猗迤沉默,道:“人都已經死了,你這樣沒完沒了是幾個意思?”

  “當然是想查明死因呀!我記得你之前就害過小雨一次,那時候我猜不透原因,現在看來你是妒嫉。你們仨一起來的索部,吐延走時有跟你打招呼,小雨走時也應該跟你打過招呼。你不應該說點什么嗎?”

  華芳走到賀迤麗面前,狠戾的眼神盯著她不眨一眨。

  賀迤麗感到害怕,望了望身邊的猗迤,見他顧自低著頭,心里更是恐慌。

  “她走不走跟我有什么關系?啊…”

  賀迤麗剛說完,臉上就挨了華芳一記耳光。華芳下手也夠狠,賀迤麗臉上清晰的五指印,嘴角已現血絲,猗迤也沒多看她一眼。

  “這耳光是還你當年你弄傷小雨。”

  賀迤麗剛要扯開嗓子罵,“啪”的一聲,臉上又挨了一耳光。

  “這巴掌是你對小雨不敬!”

  賀迤麗長到現在還沒受人如此欺負,已經徹底失去理智,右手一揚想要回擊。

  灼灼眼疾手快,半空中抓住她的手往后一甩。

  賀迤麗踉蹌倒退數步,季霖出刀迅疾,抵住她的喉嚨,嚇得賀迤麗跌坐在地。

  難得季霖這么給力,灼灼站到他身側,訓斥。

  “我家小姐代表將軍前來至哀,你區區一介庶民竟敢對她動手,我現在就殺了你喂狗,也不會有人多說什么。”

  季霖行事一向雷厲風行,灼灼話畢,他的刀也朝前伸了一寸,賀迤麗雪白的脖子上血珠兒滑落。

  猗迤還是默不作聲。

  賀迤麗被季霖嚇得魂不附體,眼淚涮涮而落,又不敢哭出聲來惹惱華芳。

  “你是中原人,我是鮮卑人,你在鮮卑的地盤殺鮮卑人,你家將軍也不好跟可汗交待吧?”

  難道猗迤不在乎賀迤麗的死活?那他為什么要和吐延爭?華芳看了眼猗迤一臉的平淡,撫著打疼的手指。

  “看在老可汗的份上,放你一馬。”

  “是我沒有保護好小雨,你想要什么我都會照辦。”猗迤突然開口

  “我只想讓你對小雨好,她那樣的才華和姿色,賣入賤籍簡直是暴殄天物…”華芳道

  “我可以幫華哥哥在索部安家。”猗迤望著華芳,他以為華芳的哥哥也姓華。

  “家兄仍謙謙君子,他一向潔身自愛,平素穿得纖塵不染,不是什么阿臜地方都會去的。”華芳不屑一顧的走了

  猗迤癱坐在地。

  賀迤麗爬起來道:“難道我們就這樣被人欺負啦?”

  猗迤眼中的銳光一閃而逝。

  “做不了可汗就是這種結果。如果你后悔了,我可以跟吐延說是我強迫的你。”

  猗迤起身拍拍身上的灰塵。

  賀迤麗也跟著起身。

  “我賀迤麗做事決不后悔!你什么時候娶我過門。”

  賀迤麗自知開罪了吐延父子,慕容部她是回不去了,呆在索部不能沒名沒份。

  “等喪事結束,我立馬迎你過門。不過人言可謂,婚事只能從簡。”

  賀迤麗撲進猗迤懷里,臉上堆滿笑。

  “其實汗位我還是有機會的,只是…”猗迤賣關子

  賀迤麗聞言亢奮,撫著她發疼的臉,野心雄起,今日之恥來日必報。

  “只是什么?”

  “你為了我真的什么都肯犧牲?”

  “當然!”賀迤麗肯定道

  “那就好!也不需要你做什么,只要你肯受委屈。”猗迤輕撫賀迤麗的頭發,很滿意她的回答。

  “委屈算得了什么?如果能幫你登上汗位,每天打我一頓我也樂意。”賀迤麗樂道

  猗迤捏起她的小下巴,在她紅腫的臉上啄了一口,帳內又是一翻旑旎…

  半個月后,猗迤把賀迤麗迎進門,婚禮果真極簡,只讓蘭氏領著四個護衛去慕容部迎親。

  賀迤麗母親望著四根木樁似地護衛,氣極:“這算什么?就算是頭牛送到索部,也會在牛脖子上系根紅繩。猗迤登不上汗位,也不至于寒酸成這樣吧?”

  “可汗和他阿爸都剛往生,照理說:索部至少要等三個月后才能辦喜事。幾位叔叔正愁抓不到猗迤的把柄,怎能在這種時候披紅掛彩?猗迤這么著急來迎親,也是擔心賀迤麗在這邊遭人白眼。”蘭氏道,她也不懂猗迤為什么要這么做?與其說他急著娶親,不如說他在羞辱賀迤麗。

  “那怎么會連份彩禮也沒有?”賀迤麗母親道

  “猗迤那幾個叔叔說猗迤年紀還小,怕他亂花錢,把他的財物都看了起來。”蘭氏又道

  “那也不能空手來吧?”賀迤麗母親道

  “好了阿母,瞧瞧幾個人來我們家祝賀?猗迤的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能留著條命就不錯了。”賀迤麗道

  滿院子的桌椅,統共才坐了五個人,不但人沒到,禮都沒人送。

  猗迤沒了靠山,沙漠汗的死因,吐谷渾在慕容部的威望,都是眾人不愿前來的原因。倒是吐谷渾父子,不知是真大方還是裝大方,派人送來一份重禮。

  賀迤麗母親長嘆了口氣。

  “這事傳出去,我們還怎么抬得起頭來?”

  蘭氏想破了頭皮道:“就當是接賀迤麗去索部玩。”

  “玩夠了在送回來嗎?虧你說得出口。”賀迤麗母親氣得無處可泄

  “我去門口等著,要是吉時過了你們還不出來,我就當你們不嫁女兒了。”蘭氏不在多言

  “你…”

  賀迤麗母親血壓飆升,賀迤麗一把拉住她,陰狠的瞪著蘭氏的背影。

  “阿母切莫跟她一般計較,女兒日后定會收拾她。”

  …

  索部,一切如常。

  猗迤在大帳內設了拓跋力微、沙漠汗夫婦和小雨的靈位。當賀迤麗到來,二人以靈位拜天地,入新房。當然,新房里只有賀迤麗和蘇勒娜。

  “小姐,你們剛剛拜的是靈位,客人一個都沒有。”蘇勒娜道

  “這有什么問題嗎?沙漠汗夫婦都不在了,難不成拜蘭氏呀?”賀迤麗道,她被紅頭蓋遮住,若隱若現的看到了牌位。

  “可那有謝雨的牌位!而且是正妻之位。”

  “什么?”賀迤麗大驚,一把扯掉紅蓋頭。

  “奴看得真真切切,謝雨的牌位上寫了‘愛妻謝雨’。”

  賀迤麗臉色蒼白,蘇勒娜顧自嘮叨。

  “又不必招呼客人,外邊一個人都沒有,姑爺為什么還不進新房?”

  夜已深,猗迤還未回房,賀迤麗收拾了一翻睡去。直到半夜,賀迤麗被‘猗迤’吻醒,今晚的‘猗迤’一身酒氣,她總覺得跟平時不大一樣,但賀迤麗太困了,又是黑燈瞎火的也沒太在意,直到早上醒來,望著身邊躺著的是拓跋悉鹿…

  “啊…”賀迤麗尖叫

  拓跋悉鹿被吵醒,不耐煩道:“你囔囔什么?是猗迤叫我來的。”

  賀迤麗驚得趕緊捂住嘴。

  拓跋悉鹿望著年輕美麗的賀迤麗,兩眼泛著精光,挪動著肥胖的身軀直往她身上湊。

  賀迤麗嚇得直往后縮,一轱轆滾下了床。拓跋悉鹿沒趣的起身走了。

  賀迤麗無法接受現實,一直蹲在地上流著淚,直到猗迤回房。

  “你為什么這樣對我?”

  “你不是說可以為了我受盡委屈嗎?我現在命都掛在可汗身上,經過昨夜,他已經同意放我回領地,并且把我的財物一分不落的還給我。”猗迤蹲在衣裳不整的賀迤麗面前,替她攏了攏敞開的衣領。

  “可是…”

  賀迤麗剛要開口,猗迤用食指擋住她的嘴。

  “想做可敦(可汗妻子)嗎?”

  賀迤麗點了點頭。

  “想做大事,就得忍常人所不能忍。若能挑起我那幾個叔叔的茅盾,讓他們沒空管我。等我回領地修養生息,壯大之后就回來把他們全收拾了。可敦之位,我一定給你留著。”

  猗迤說罷起身就走。

  賀迤麗急忙抓著猗迤的褲腳,哭道:“你別扔下我,我害怕!”

  “別怕,蘇勒娜和蘭姨不是在嗎!”

  猗迤回過頭來掰開她的手,頭也不回的走了。

  “猗迤,別走…別把我送人,求求你!我求你啦…”賀迤麗朝著他的背影苦苦哀求,哭得聲嘶力竭…

  猗迤陰鷙的眼神,想象小雨臨死前受辱的場景,她當初是不是也像這般求過你?你可曾饒過她?還有蘭氏,你們倆最好斗個你死我活,省得我費力收拾你們。

  不久后,拓跋悉鹿兄弟爭權互斗,拓跋悉鹿沒幾年就病逝,他的弟弟繼承汗位,蘭氏的兒子拓跨弗爭權,索部自此內亂。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