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這個皇后我不當 > 第1105章 百依百順
  外力有時能非常有效的幫助自已實現一些愿望,可當自已的能力接近、卻又還是不及的時候,這種情形其實非常容易出現。

  也就是,這類事物壓制了自已的“膨脹!”

  但明是明白了,蕭逸這心里還是有些不得勁兒。

  他并不清楚,這個事兒在王馨這里可是非常清楚的。

  蕭逸的雄心、或說是野心,已到了一個快要暴發的狀態。

  只不過,在這種快要壓制不住時,他同樣非常清醒的知道、自已的能力還遠遠不夠。

  所以,急躁是很正常的。

  以前的時候他同樣很清楚知道自已的目標太過遙遠,幾乎是不可想像的。

  因此若是有人能帶他跑一段,離目標近一些,他當然是竊喜不已,便是丟掉自尊也在所不惜。

  但現在

  王馨臉上微笑、言語溫柔,就連身體,都盡可能的不去惹相公不悅。

  只是,蕭逸似乎心結難開?

  在她的心里,這份擔心卻是越來越濃。

  蕭逸的這個毛病,從進入蟹影她就一直在密切的關注著。

  在龍角城、大明城的時候,蕭逸不時的就會跳騰一陣,但也知道跳不出個什么花樣來,因此對她可謂百依百順。

  甚至之前自已都還擔心他別這樣一直下去,就會養成一種喪失勇氣的毛病。

  但她真沒想到,突然之間,這家伙心中的之火便熊熊燃燒了起來。

  那么,當他真的能把自已的目標一點點實現時,自已在他心中的地位又會如何呢?

  還會回到之前那種他視自已為依靠的情形么?

  如果把她與蕭逸之間有關這種依賴的問題看成是一場戰爭的話,那么她認為,決戰的時刻快來了!

  只不過她似乎永遠都不懂,在男人的心中、或說在蕭逸的心中,王馨、王二丫、娘子、馨兒這些稱呼都指向這世間的一個唯一。

  那就是她!

  她這個讓蕭逸無法抹去的存在。

  只不過區別是、在蕭逸心中越是珍貴的東西、或人,那都該珍藏起來而不是不停的跳出來發出耀眼的光芒。

  所以,她所有的擔心其實真的是沒有任何必要。

  蕭逸要的,只是讓她不要那么突出。

  因為,需要突出的,是他才對。

  這種心思在當年和龍蝎國的安樂王雷震打交道時,蕭逸就清清楚楚的告訴過她。

  當然,這里面也許還有一些事情,比如王馨的來歷、以及有些王馨有、而蕭逸永遠不會有的能力,也是讓王馨擔心不已的因素。

  比如現在要為王鳳嬌幫忙查清林漠煙之死,蕭逸別說沒有這個能力,就是有,他都不想動用。

  王馨不知道,王鳳嬌在蕭逸的心中,那就是妹妹,而且是已完整的交到許家人手中的妹妹,再多的事,那也是許家的事。

  就像當年他接濟王二丫,能幫就幫,不能幫也沒辦法,至于許春桃是如何的好吃懶作,混吃等死,糟蹋他的好心

  關他毛事!

  連兒子丟失他都不在意,別說這樣的一種妹子了。

  關鍵是,許家、那是怎樣的一個人家?

  是以王鳳嬌這件事情蕭逸沒有深想過,也不愿去想。

  簡簡單單的道理,有必要想么?

  但只要一想,結論定會讓王馨目瞪口呆。

  那就是,讓他們去幫忙查清林漠煙一案,直接就是“欺負人!”

  因此,雖未深想這個問題,但骨子里的有些意識卻并不會忽略。

  對于王馨熱衷于此事、并準備去與實力強悍無比的李蓉作對,而許家人就那樣看著,他每多想一點,就會多一份膩歪。

  這就是出于對危險的判定,是值不值這樣去做的原因。

  所以,事情的真相是,王馨目前在干自已的事,而蕭逸也正式在追求自已的目標。

  道不同、不相為謀,自然就會有矛盾出現,這很正常。

  可惜的是,這兩個都算是智多近妖的角色,卻也因為共有的一個優點難以明悟。

  一葉障目。

  王馨的計劃是盡快為王鳳嬌了卻心愿,也就是查清林漠煙一事。

  那么這件心事要是達成,就可以說是劃上了一個完整的句號。

  她不喜歡有始無終,幫人,就要幫到底。

  之后,不管是以她為主還是以蕭逸為主,不管是她的心愿還是蕭逸的野心,這目標是接近的,她并不排斥。

  蕭逸要當許天穹那種角色,跺跺腳、全天下都要震三震,而她要的,是看到修士有規矩,百姓們能安居樂業,這并不矛盾。

  但蕭逸呢?

  王馨看的很準。

  蕭逸的骨子里就是真正的男人心思,征服!

  換個好聽點兒的詞語,那就是揚名立萬,出人頭地,大丈夫不可一日無權!

  所以,他無時無刻不在惦記著這件事情,這與修為上的努力什么的、其實關系并不大。

  因為他自凡俗中來、身體里流的是帝王的血,除了比較讓人信服的力量,他也從來沒有忘記機會的重要。

  修為高又如何,有些人再是有本事,也會給他玩弄于股掌之上,他對這種能力的追求,王馨一點兒也不知道。

  所以這幾年在他身邊不少都是元嬰修士供他驅使,現在連化神境也開始了,這種奴役別人、特別是奴役高人的感覺實在是太爽了。

  可惜的是,這一切都是來源于娘子。

  所以,這里面就有一些怪異的感受出來。

  最終,他不得不承認,在修真界,靠權術這套方法行不通。

  至少,還是比不上“實力為尊!”來的痛快。

  所以,他要實實在在的感受或驗證這個理論,就必須補上自已在實力方面的短板。

  王馨不知道,在凌宵宗,王馨感受的是掌控,是成功。

  但蕭逸呢?

  卻感受到的是被輕視、被白眼、被冷落!

  這樣,努力修煉提升能力,就變的迫切無比。

  可在這種時候,娘子居然要去為王鳳嬌忙這樣的一些危險之事?

  他娘的許天穹不會作?

  他馬的林玄黃作不了?

  許九宵又在搞什么?

  為什么是他們來作?

  二丫頭你這不是欺負人么?

  兩人共同的優點,就是執著,只盯自已,難顧他人!

  所以王馨干的是件還人情的事,她還是急于了卻與王鳳嬌之間的事。

  不計辛苦,不計危險,不計吃虧沾便宜方面的考慮。

  而實際上,還是她需要解決自已不愿欠人的心愿。

  而蕭逸就正是她猜到的,眼下凌宵宗退出,蟹影大陸、實際上應該是這天下已是風云際會。

  正所謂亂世出豪杰,蕭逸的眼光已精準的盯上了現在的時局,而他,就是那個要當豪杰的人。

  所以,這么珍貴的時間,卻跑來搞這些?

  要遏制一個人心中的是很困難的一件事,蕭逸如此,王馨又何償不是如此?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