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他的話落,酒店的陰影角落處,立即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隱斂的氣息,藏著若有若無的戾氣。

  查理曼警覺的順著聲音看過去。

  那道身影正向他們這邊走來。

  “先生……”

  修冥正看著手機,“讓他一起。”

  人走過來,查理曼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鎖。

  對方輕輕一拉就坐進來了。

  “先生。”閃微微低頭,稱呼了一聲。

  修冥下頜微收,“走吧。”

  車子一路開了將近兩個小時,隱隱約約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他們已經在靠近海邊了。

  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一個距離海邊有一定距離的廢棄廠房里。

  “先生。”

  門口迎出了三個人。

  修冥手里把玩著一支香煙,帶著一身冷沉的氣息。

  有點攝人。

  “人呢?”

  那人微微讓開了一條路,往旁邊撤去,“在里面。”

  修冥長腿跨步進去。

  查理曼和閃跟在后面。

  “查理,他是誰?”

  查理曼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那人開口問道。

  哦,陌生的面孔。

  難道先生又開始“撿人”了嗎……

  查理曼還沒開口,一路上都十分沉默的閃,終于開口了。

  “閃。”

  十分簡明的自我介紹。

  那人同樣回到:“阿金,大家都叫我阿金。”

  閃點了點頭。

  心里記住了這人和他的名字。

  查理曼拍了拍阿金的肩頭,走了進去。

  不大不小的廢棄廠房內部,一片雜亂,里面堆滿了廢舊機器的零部件,廢鋼廢材。

  落滿了灰塵。

  看起來已經荒廢很久了。

  中間辟出的一點點空地,坐著三個人,手腳被綁住,打成了死結。

  眼睛上蒙著黑布,嘴上貼著黑色的膠帶。

  老老實實的待著。

  頭頂上的微暗燈光,隨著開門而帶進來的風,在輕微的晃動。

  最后走進來的阿金和他的兩個手下。

  阿金:“先生,條件有點簡陋,沒什么干凈能坐的地方。”

  他們倒是沒所謂,直接坐地上都行。

  “不必。”

  站著問就好,他不會待太久。

  阿金點點頭,大馬金刀的走過去,“刷——”

  把三人嘴上的黑膠帶都撕下來了。

  眼睛上的黑布還是蒙著的,一點沒動。

  “我……我說,我什么都說,你們不要殺我。”

  嘴巴一得到自由,三人完全顧不上由于阿金暴力撕膠布,嘴唇都被扯破了。

  鮮血染紅了嘴唇。

  血淋淋的,看著都有點嚇人。

  三人完全顧不上那火辣辣的撕裂疼痛,嘴上止不住的求饒。

  修冥盯著看了一會兒,薄唇微啟,“肋骨斷了?”

  “是的。”阿金看著修冥回道,“但先生,不是我們動的手。”

  有人他們之前,已經動過手了。

  三人生怕后來的人以為是阿金他們動的手,配合的搖頭否認。

  得到修冥的指令,阿金開始進行審問。

  “接下來,我問什么你們回答什么,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當中有誰在說謊的話,那么……”

  三人連忙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不不,我們一定實話實說。”

  阿金:“那就說說吧,一周前的晚上,你們是不是帶走了一個華國女孩?”

  三人臉色一灰。

  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那個地方明明沒有監控的。

  隨著他的話落,酒店的陰影角落處,立即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隱斂的氣息,藏著若有若無的戾氣。

  查理曼警覺的順著聲音看過去。

  那道身影正向他們這邊走來。

  “先生……”

  修冥正看著手機,“讓他一起。”

  人走過來,查理曼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鎖。

  對方輕輕一拉就坐進來了。

  “先生。”閃微微低頭,稱呼了一聲。

  修冥下頜微收,“走吧。”

  車子一路開了將近兩個小時,隱隱約約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他們已經在靠近海邊了。

  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一個距離海邊有一定距離的廢棄廠房里。

  “先生。”

  門口迎出了三個人。

  修冥手里把玩著一支香煙,帶著一身冷沉的氣息。

  有點攝人。

  “人呢?”

  那人微微讓開了一條路,往旁邊撤去,“在里面。”

  修冥長腿跨步進去。

  查理曼和閃跟在后面。

  “查理,他是誰?”

  查理曼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那人開口問道。

  哦,陌生的面孔。

  難道先生又開始“撿人”了嗎……

  查理曼還沒開口,一路上都十分沉默的閃,終于開口了。

  “閃。”

  十分簡明的自我介紹。

  那人同樣回到:“阿金,大家都叫我阿金。”

  閃點了點頭。

  心里記住了這人和他的名字。

  查理曼拍了拍阿金的肩頭,走了進去。

  不大不小的廢棄廠房內部,一片雜亂,里面堆滿了廢舊機器的零部件,廢鋼廢材。

  落滿了灰塵。

  看起來已經荒廢很久了。

  中間辟出的一點點空地,坐著三個人,手腳被綁住,打成了死結。

  眼睛上蒙著黑布,嘴上貼著黑色的膠帶。

  老老實實的待著。

  頭頂上的微暗燈光,隨著開門而帶進來的風,在輕微的晃動。

  最后走進來的阿金和他的兩個手下。

  阿金:“先生,條件有點簡陋,沒什么干凈能坐的地方。”

  他們倒是沒所謂,直接坐地上都行。

  “不必。”

  站著問就好,他不會待太久。

  阿金點點頭,大馬金刀的走過去,“刷——”

  把三人嘴上的黑膠帶都撕下來了。

  眼睛上的黑布還是蒙著的,一點沒動。

  “我……我說,我什么都說,你們不要殺我。”

  嘴巴一得到自由,三人完全顧不上由于阿金暴力撕膠布,嘴唇都被扯破了。

  鮮血染紅了嘴唇。

  血淋淋的,看著都有點嚇人。

  三人完全顧不上那火辣辣的撕裂疼痛,嘴上止不住的求饒。

  修冥盯著看了一會兒,薄唇微啟,“肋骨斷了?”

  “是的。”阿金看著修冥回道,“但先生,不是我們動的手。”

  有人他們之前,已經動過手了。

  三人生怕后來的人以為是阿金他們動的手,配合的搖頭否認。

  得到修冥的指令,阿金開始進行審問。

  “接下來,我問什么你們回答什么,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當中有誰在說謊的話,那么……”

  三人連忙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不不,我們一定實話實說。”

  阿金:“那就說說吧,一周前的晚上,你們是不是帶走了一個華國女孩?”

  三人臉色一灰。

  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那個地方明明沒有監控的。

  隨著他的話落,酒店的陰影角落處,立即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隱斂的氣息,藏著若有若無的戾氣。

  查理曼警覺的順著聲音看過去。

  那道身影正向他們這邊走來。

  “先生……”

  修冥正看著手機,“讓他一起。”

  人走過來,查理曼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鎖。

  對方輕輕一拉就坐進來了。

  “先生。”閃微微低頭,稱呼了一聲。

  修冥下頜微收,“走吧。”

  車子一路開了將近兩個小時,隱隱約約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他們已經在靠近海邊了。

  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一個距離海邊有一定距離的廢棄廠房里。

  “先生。”

  門口迎出了三個人。

  修冥手里把玩著一支香煙,帶著一身冷沉的氣息。

  有點攝人。

  “人呢?”

  那人微微讓開了一條路,往旁邊撤去,“在里面。”

  修冥長腿跨步進去。

  查理曼和閃跟在后面。

  “查理,他是誰?”

  查理曼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那人開口問道。

  哦,陌生的面孔。

  難道先生又開始“撿人”了嗎……

  查理曼還沒開口,一路上都十分沉默的閃,終于開口了。

  “閃。”

  十分簡明的自我介紹。

  那人同樣回到:“阿金,大家都叫我阿金。”

  閃點了點頭。

  心里記住了這人和他的名字。

  查理曼拍了拍阿金的肩頭,走了進去。

  不大不小的廢棄廠房內部,一片雜亂,里面堆滿了廢舊機器的零部件,廢鋼廢材。

  落滿了灰塵。

  看起來已經荒廢很久了。

  中間辟出的一點點空地,坐著三個人,手腳被綁住,打成了死結。

  眼睛上蒙著黑布,嘴上貼著黑色的膠帶。

  老老實實的待著。

  頭頂上的微暗燈光,隨著開門而帶進來的風,在輕微的晃動。

  最后走進來的阿金和他的兩個手下。

  阿金:“先生,條件有點簡陋,沒什么干凈能坐的地方。”

  他們倒是沒所謂,直接坐地上都行。

  “不必。”

  站著問就好,他不會待太久。

  阿金點點頭,大馬金刀的走過去,“刷——”

  把三人嘴上的黑膠帶都撕下來了。

  眼睛上的黑布還是蒙著的,一點沒動。

  “我……我說,我什么都說,你們不要殺我。”

  嘴巴一得到自由,三人完全顧不上由于阿金暴力撕膠布,嘴唇都被扯破了。

  鮮血染紅了嘴唇。

  血淋淋的,看著都有點嚇人。

  三人完全顧不上那火辣辣的撕裂疼痛,嘴上止不住的求饒。

  修冥盯著看了一會兒,薄唇微啟,“肋骨斷了?”

  “是的。”阿金看著修冥回道,“但先生,不是我們動的手。”

  有人他們之前,已經動過手了。

  三人生怕后來的人以為是阿金他們動的手,配合的搖頭否認。

  得到修冥的指令,阿金開始進行審問。

  “接下來,我問什么你們回答什么,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當中有誰在說謊的話,那么……”

  三人連忙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不不,我們一定實話實說。”

  阿金:“那就說說吧,一周前的晚上,你們是不是帶走了一個華國女孩?”

  三人臉色一灰。

  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那個地方明明沒有監控的。

  隨著他的話落,酒店的陰影角落處,立即出現了一個高大的身影。

  隱斂的氣息,藏著若有若無的戾氣。

  查理曼警覺的順著聲音看過去。

  那道身影正向他們這邊走來。

  “先生……”

  修冥正看著手機,“讓他一起。”

  人走過來,查理曼打開了副駕駛座的鎖。

  對方輕輕一拉就坐進來了。

  “先生。”閃微微低頭,稱呼了一聲。

  修冥下頜微收,“走吧。”

  車子一路開了將近兩個小時,隱隱約約聽到了海浪拍打的聲音。

  他們已經在靠近海邊了。

  十分鐘后,車子停在一個距離海邊有一定距離的廢棄廠房里。

  “先生。”

  門口迎出了三個人。

  修冥手里把玩著一支香煙,帶著一身冷沉的氣息。

  有點攝人。

  “人呢?”

  那人微微讓開了一條路,往旁邊撤去,“在里面。”

  修冥長腿跨步進去。

  查理曼和閃跟在后面。

  “查理,他是誰?”

  查理曼經過他身邊的時候,那人開口問道。

  哦,陌生的面孔。

  難道先生又開始“撿人”了嗎……

  查理曼還沒開口,一路上都十分沉默的閃,終于開口了。

  “閃。”

  十分簡明的自我介紹。

  那人同樣回到:“阿金,大家都叫我阿金。”

  閃點了點頭。

  心里記住了這人和他的名字。

  查理曼拍了拍阿金的肩頭,走了進去。

  不大不小的廢棄廠房內部,一片雜亂,里面堆滿了廢舊機器的零部件,廢鋼廢材。

  落滿了灰塵。

  看起來已經荒廢很久了。

  中間辟出的一點點空地,坐著三個人,手腳被綁住,打成了死結。

  眼睛上蒙著黑布,嘴上貼著黑色的膠帶。

  老老實實的待著。

  頭頂上的微暗燈光,隨著開門而帶進來的風,在輕微的晃動。

  最后走進來的阿金和他的兩個手下。

  阿金:“先生,條件有點簡陋,沒什么干凈能坐的地方。”

  他們倒是沒所謂,直接坐地上都行。

  “不必。”

  站著問就好,他不會待太久。

  阿金點點頭,大馬金刀的走過去,“刷——”

  把三人嘴上的黑膠帶都撕下來了。

  眼睛上的黑布還是蒙著的,一點沒動。

  “我……我說,我什么都說,你們不要殺我。”

  嘴巴一得到自由,三人完全顧不上由于阿金暴力撕膠布,嘴唇都被扯破了。

  鮮血染紅了嘴唇。

  血淋淋的,看著都有點嚇人。

  三人完全顧不上那火辣辣的撕裂疼痛,嘴上止不住的求饒。

  修冥盯著看了一會兒,薄唇微啟,“肋骨斷了?”

  “是的。”阿金看著修冥回道,“但先生,不是我們動的手。”

  有人他們之前,已經動過手了。

  三人生怕后來的人以為是阿金他們動的手,配合的搖頭否認。

  得到修冥的指令,阿金開始進行審問。

  “接下來,我問什么你們回答什么,要是被我發現你們當中有誰在說謊的話,那么……”

  三人連忙搖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

  “不不不,我們一定實話實說。”

  阿金:“那就說說吧,一周前的晚上,你們是不是帶走了一個華國女孩?”

  三人臉色一灰。

  眼前的人是怎么知道的。

  那個地方明明沒有監控的。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