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3

  這算是林生頭一回跑現場, 作為“追星族”。

  他坐在車子里, 雖然離得遠,卻能很清楚地看見從通道走出來的陳幺, 邊上的司機從后視鏡里看著自家先生的動作,有些欲言又止,怎么說呢,這副待在車里卻拿著望遠鏡的樣子真的很像是偷窺狂。

  不過林生顯然是不這么以為的,他打定主意金盆洗手后,便有意在削減和替換自己身邊的人手, 只要再給他一點時間, 他就可以脫胎換骨,擁有嶄新而干凈的人生真是美妙極了, 他人生的大部分時間, 都在為這樣的日子而努力。

  來接機的粉絲有點多,說起來粉絲真是世界上最神奇的生物, 不管你打扮成什么模樣,不管你是口罩帽子墨鏡全戴上, 她們在看到你的時候,都能第一時間把你認出來。

  陳幺放慢了腳步, 一邊朝出口走一邊簽名, 她簽名的速度也很快, 同時還能一心二用跟粉絲說話。有個胖乎乎的女生漲紅了臉喊她幺幺,她沖對方笑了笑,粉絲們立刻發出一聲尖叫。

  對于被拍這種事, 陳幺早就習慣了,她天生就適合站在舞臺中央,成為人群中心,只要不把攝像機或是手機懟到她臉上,她一般是隨便拍的。

  粉絲都是有組織有紀律來的,首都粉絲群的群主帶著,橫幅應援一個不少,也很懂事,陳幺并不是多么喜歡粉絲的人,卻也覺得她們很有禮貌,因此在接自己的車來之前,她主動提出大家合一張影。

  而直到她上車離開,粉絲們頓時開始滔滔不絕的討論起來。

  “啊啊啊幺幺好香她身上好香啊”

  “她還沖我笑了我真的昏古七我的愛豆怎么這么好看嗚嗚嗚”

  “好慫啊,對著她我都不敢大聲說話本來還想要叫她名字跟她打招呼的嚶嚶嚶。”

  大家很快把自己拍的照片跟視頻傳到了微博上,還帶了陳幺的話題,跟其他粉絲共同吹彩虹屁。她們姐姐又美又溫柔,簡直就是行走的荷爾蒙,從天而降的小仙女

  陳幺屬于那種很愛美的女人,她的私服穿搭一直都是很多時尚博主夸贊的,可惜照著她的模樣穿的人并不算多,畢竟誰能有她這樣的身高以及九頭身身材呢

  剛坐進車里,手機就響了。陳幺扒拉半天從包里找到,只看到一條信息:我在你后面。

  有那么幾秒鐘陳幺以為是什么陰森恐怖的鬼故事。

  她沉默了幾秒,就聽見司機說:“后面有輛車一直跟我們,是不是狗仔啊”

  小蝶:“你們家狗仔開幾千萬的豪車”

  司機:

  陳幺笑起來:“沒事兒,直接去工作室就行。”

  好在林生沒有真的一直跟,陳幺話題性十足,跟她的狗仔只多不少,今天除卻林生的車,也還有狗仔在跟,要是被看到那輛價值幾千萬的豪車一直跟到陳幺工作室門口那就有趣了,說不得明天就能爆出個陳幺疑似與富豪相戀好事將近的熱搜。

  工作室一切正常,陳幺沒讓林生久等,大概過了半小時,就從地下停車場上了林生的車。

  一進去就被他攬進懷里,結結實實地給了她一個熱吻。

  陳幺只愣了大約兩秒鐘,就迅速反客為主,兩人都是不容人造次的主兒,都想征服對方,誰都不肯落在下風,一時打得火熱,連前頭開車的司機都聽得臉紅心跳。

  然后林生就按下了隔板,后座只有兩人,他松開陳幺,氣息略微紊亂,就見陳幺跟沒事兒人一樣,明明一張臉紅了不少,卻輕車熟路地打開了車載小冰箱,從里頭拿了瓶冰可樂,拉開易拉罐仰頭灌下了大半,然后發出一聲舒爽的喟嘆:“爽”

  顯然林生是不喝這些飲料的,他也鮮少飲酒,車載小冰箱里放得自然都是為陳幺準備的,兩人數日未見,只通過手機聯系,關系反倒比之前親近了不少。

  可樂還剩下小半罐,但陳幺已經不想喝了,她本來想扔掉,卻被林生接了過去。

  這樣一個人,怎么看怎么不像是會喝可樂的,但他確確實實是喝了,喝完后還微微蹙著眉,似乎并不能明白為何陳幺喝了會覺得爽,至少在他看來,這玩意兒并不好喝。

  陳幺稀奇地看著他,單手托腮:“好喝嗎”

  “唔”林生回味了下,突然沖陳幺微微一笑,“得再嘗嘗。”

  說著捏住她的下巴,又吻了上來,一吻作罷,他才意味深長道:“還不錯。”

  陳幺嘖嘖有聲:“這撩妹手法,得是十年前的偶像劇才會演的了。”

  林生問:“那現在流行什么樣的”

  “現在啊”陳幺認真思考,努力答題。“現在基本就是,長得好看就行,什么都不用做。”

  顏即正義。

  林生:“”

  他對自己的長相有自知之明,并不算是多么英俊,自然沒法跟那些演藝圈的男星比,而且“撩妹”這種事他也從沒做過,因為女人們總是前仆后繼地撲上來討好。

  而陳幺,年輕貌美名利雙全,身邊甚至有好些對她死心塌地的優秀男人,容貌年紀都比他優秀太多,那么,她靠近他,接受他,又是為了什么呢

  他可不覺得自己的魅力足以大到能夠讓陳幺這樣的美人折腰。

  “啊。”他應了聲,又好整以暇地問,“那我是哪里吸引了你呢”

  陳幺歪了歪頭,“你對自己這么沒自信的嗎”

  林生暗忖,該不會真的是因為

  “當然是因為你有錢。”

  陳幺回答的不假思索,她向來是個勇于承認自己的人,名利權勢她都想要,白手起家不僅需要能力,還需要機遇,她想從締造自己的帝國,就必須得保證地基穩當。“你應該知道的,我有兩個前任,一個比一個有錢,一個比一個大方,你能不能上位,還是得看這個。”

  說著,陳幺拇指食指并在一起搓了搓。

  林生:“你已經很有錢了,新開的工作室也是開門紅,無論是資源還是收入都是個天文數字,難道還不夠”

  陳幺反問:“會有人嫌錢多嗎我這個人沒有安全感,必須得有很多很多的錢才行,越多越好。而且”

  見她還有下文,林生不覺有了興趣,陳幺這個女人像是個謎,每當他覺得自己已經很了解她的時候,她總是能再給他新的驚喜。“而且什么我身上,有什么是你想要得到的嗎”

  陳幺眉毛鼻子眼睛都皺成一團,她本來就長得美,哪怕是做出這樣的怪表情也不滑稽,只會讓人大呼可愛,平時她在外的形象鮮少賣萌,有時候都會讓人忽視她的年紀,二十出頭就拿了影后,還有一部含金量十足的文藝片待映,讓那些三十都過了還在演古偶的“小花”情何以堪

  “瞧你這話說的,我覺著自己都要成愛情連續劇的女主角了。”陳幺抖了抖身上的雞皮疙瘩,“咱倆可不談感情,我覺得你不信這東西,我也不想要,我甩了李總跟你在一起的原因很簡單,李總應當不會為了我去得罪美環,而我要的更多。”

  “只有你能給我。”

  一個跟天行美環都沒有來往,沒有利益關系,卻又有無數人脈與財富的人,最適合利用了。

  但也沒人像陳幺這樣把我就是利用你這幾個字明晃晃寫腦門上的。林生根本就不相信陳幺這個小妖精,她說話似真非真似假非假,真話假話摻著說,每當他覺得她別有所圖的時候,她又總是能用很好的理由說服他。“你倒是實誠。”

  陳幺攤攤手:“傳媒業是個大餅,你不也是想來分一杯羹憑什么你可以,我就不行”

  林生向后倚著靠背,翹起二郎腿,雙手交叉擺在膝上,意味深長:“美環內部出了問題,你的野心,這么大”

  陳幺笑而不語,桃花眼里燃燒著烈焰。

  林生喜歡這樣的眼神,有點像從前的自己。

  他確實覺得陳幺和自己很像,哪怕是現在兩人靠得這樣近,他也隱約有種他們是同類的感覺,可陳幺居然沒有走上跟他一樣的路,明明以她的過去,她也應該同他一樣身處黑暗才是。

  在她身上,曾經發生過什么,能把這個天才少女改變的事情嗎這樣一顆聰明的大腦居然沒有拿來犯罪,不得不說,林生還是稍稍有些可惜的。

  他心里的陰暗面迫切地渴望著,每一個不幸福的人,都能把自己的不幸福傳染給別人,不擇手段。

  “你想來分這塊大餅,不就是知道了這個消息還有什么比直接搶來的戰利品更讓人興奮呢”

  林生的手指動了兩下:“幫你可以,但是我需要你一個保證。”

  “什么保證”

  “決不會背叛我的保證。”

  說出這話的林生,眼神格外銳利,似乎能夠看透一切。

  陳幺心里一咯噔。

  但她仍然毫無怯色地與林生對視,臉上慢慢揚起一個笑容,紅唇微啟,吐出一個字:“不。”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