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玄幻奇幻 > 神醫魔女之攻略冷萌龍神 > 第二百一十四章 算舊賬
  “不用了。”余嫤祎認真道,“門太笨重了,把上面的金子寶石摳下來就行。”

  顏曄手一僵,最后道:“好。”

  “……族長這是要做什么?他不會要跟魔族人交好吧?別忘了魔族人可是殺了龍戰族長一家……”一道粗獷的男聲不滿道。

  “行了,這事別讓族長聽到,不然你準吃不了兜著走!”另一道聲音阻止他道。

  “我怎么就不能說了?龍戰族長那么強悍的人怎么就被魔族人殺死了呢?還有小曄兒,他那么可愛……唉,若是小曄兒還活著,他肯定是一條跟龍戰族長一樣頂天立地的好龍!”

  “別提那件事了,都怪魔族人太可惡了,連小孩子都不放過!”

  “要是……要是族長真的跟魔族合作了,我就離族出走,天大地大,還不能容得下我一條龍了?”

  “別說氣話了,離開族里,你就猜不到知爺爺做的豬腳肉了……”

  此時,兩個說話的人終于從彎彎繞繞的山路后走了出來,對上了顏曄和余嫤祎二人。

  那兩人,分別是一高一矮、一瘦一壯,高瘦的那個過分瘦了,但五官還可以;矮壯的那個是個絡腮胡大叔,撞見他們臉上的憤懣都還來不及瘦。

  “你們是誰?”矮壯大叔上前兩步喝道。

  高瘦的那個扯了扯他的袖子,“他身上有龍族的氣息,會不會是哪條龍留在外面的種?”

  余嫤祎滿頭黑線,龍族都是這么開放的嗎?不過他確實碰對了一些。

  矮壯大叔皺著眉,指著顏曄問:“你父親是誰?”

  高瘦個子恨鐵不成鋼地輕聲罵道:“你難道感覺不到人家比你強嗎?”

  “我知道啊,可是這是我們的地盤,我們才是老大!”矮壯大叔用拇指指著自己道。

  高瘦個子扒下他的手,客氣地對著顏曄道:“不知道您是……”

  顏曄點頭道:“家父龍戰。”

  余嫤祎微微驚訝,他怎么這么快就主動自保真實身份了,難道就是因為他們剛才說的話?

  “龍戰?”高瘦個子猶疑,“龍戰!”

  “啊,你難道是龍戰族長流落在外的私生子?”矮壯大叔突然推開前面的高個子激動道,“沒想到龍戰族長是這樣的人,他怎么對得起族長夫人和小曄兒啊!”

  高瘦個子氣憤地跺了矮壯大叔的腳,“你推我做什么?”矮壯大叔疼得單腳跳。

  余嫤祎搖搖頭,這是哪里來的兩個活寶?

  “我是龍曄。”顏曄直接道。

  “龍曄?你是小曄兒?”高瘦個子不敢相信道。

  “是我,祿叔。”顏曄道。

  “還有我呢,我叫什么?小曄兒小時候還在我的頭發拉一泡尿的,記得起我叫什么嗎?”矮壯大叔激動地推開龍祿問。

  余嫤祎挑挑眉,原來顏曄還有這等糗事啊。

  顏曄搖搖頭道:“不記得了。”

  矮壯大叔臉一僵,“是我啊,你康叔!”

  顏曄點點頭道:“康叔。”

  余嫤祎對著顏曄指了指自己的臉,無聲道:你還要臉不?

  黑歷史不是裝忘了就算沒有發生過的。

  “你真的是小曄兒?你沒死?”龍康突然熱淚盈眶道,“仔細一看,你跟龍戰族長和族長夫人長得是挺像的。”

  “我母親拼死將我送到我外公那里,我沒死。”顏曄簡略道。

  “那族長和族長夫人……”龍康急道。

  顏曄抿了抿唇,沒有回答,不是他不愿意說,而是怕給顏舒羽和顏家帶來麻煩。

  龍康明顯誤解了這層意思,一拍大腿抹了抹眼淚,“看到你我還以為他們也……唉,沒事,活下來一個也是一個……”

  “你瞧你說的是什么話!”龍祿罵道,“小曄兒好好的,你能說點好的嗎?”

  “我就是……我就是太激動了!”龍康哭叫道,“小曄兒,當初你們一家遭難的時候我們什么都不知道等知道的時候你叔叔就已經報了你們的死訊了,然后他就當了族長,他什么都不說明白,我們稀里糊涂地就換了族長了!”

  “小曄兒,你藏了這么多年,現在回來是什么緣故?”龍祿問道。

  “找龍恪算陳年舊賬。”顏曄答道。

  這句話雖短,卻給了足夠的信息量,龍祿龍恪康怎么可能想不明白,龍康握住拳頭驚訝地問:“你是說龍恪他……”

  話沒有完全說出口,龍祿拉住了他,對著他搖搖頭,龍祿問顏曄:“那你想怎么做?”

  “找到他,問緣由,殺了他。”顏曄目光冰寒道。

  “這……”龍康有些猶豫地看著龍祿,龍恪畢竟是他的叔叔,不太好吧……但最后他還是一拍大腿,“該,命債該由命來還,害死自己親兄長的人沒有資格當我們的族長!”

  龍祿皺了皺眉,欲言又止,最后還是嘆了一口氣,“怎么會這樣啊。”

  龍康給自己做足了心理建設,還是覺得支持顏曄的做法,他們龍族就是要敢愛敢恨,恩怨分明,勇于承擔!

  “這位姑娘是……”龍康看著余嫤祎問。

  余嫤祎對他們倆友好一笑,“我是龍曄的好友,我姓余。”

  “好友!哦,我懂的。”龍康眼神隱晦,笑得有些猥瑣。

  “余姑娘身上的氣息有些奇怪啊。”龍祿難得直白道。

  余嫤祎倒不是很驚訝,憑氣息識人并不是顏曄特有的技能,而是龍族人都會的通用技能,只不過技能的強弱因龍而異罷了。

  龍祿一把年紀了,修為也不算低,能識別出她身上的氣息很正常。

  “祿叔,龍恪現在在哪?”顏曄出聲問道。

  “就在家呢。”龍康答道,“要我們給你帶路嗎?我們跟你們一起去。”

  “不用了,我記得路。這件事我要親自跟龍恪解決。”顏曄對他們點了點頭,“謝謝你們。”

  余嫤祎也向他們拱手作揖,難得這么多年了還有站在顏曄身邊的人。

  龍祿和龍康看著他們兩個離開,面面相覷,“我們要不要去看看?”

  “還是去吧,小曄兒是龍戰族長的遺脈,打壞了就不好了!”

  龍恪坐在椅子上,表情陰翳,都這么多年了,還有人拿龍戰跟他作比,他到底哪點比不上龍戰了?

  當年他們刻意選在族人分散的時候對龍戰下手,因此很多不知道實情的龍戰舊部他都沒有清除,他覺得他錯了,他就該把他們殺了,就沒有人再在他的面前蹦噠說龍戰哪里比他強了!

  這個念頭不止在他的腦海中出現過一次,他恨不得把忤逆他的所有人都殺光,這樣他就不會像現在這樣、這樣煩躁了!

  “誰?”他突然目光陰冷地盯著門邊。

  顏曄走了出來,冷冷地看著龍恪——這個十多年來面容幾乎沒有什么變化的男人。

  龍恪瞪大眼睛,“你……你是……”

  ()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