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頁 ← → 鍵
樂文,樂文小說網,最好的樂文小說閱讀網 > 游戲競技 > 快穿攻略:男神,有毒 > 494.天涯霜雪霽寒宵(14)
  越是分析,慕容歲臉色越凝重,心中除了憐惜她,還有一絲難以抑制的怒火。

  他是有著軍人的正直,可不代表他什么都不懂,在邊境那種環境惡劣的星球上,人性的黑暗和腐敗,他看到的才更多。

  他壓下心中的怒火,這事他會去查,若真是她姐姐一直故意引導她,那這次的事件,甄珍也要負責任,不該什么都是她來承擔。

  但現在,最重要是引導她走出死胡同,否則,她的精神只會越來越壓抑偏激,遲早會徹底毀了自己。

  “那你覺得我是壞人嗎?”

  甄善似怔住,糾結地看著他,許久,還是搖搖頭。

  慕容歲輕笑,“那不就是了?世上不是全部都是好人,也并非全是壞人,像機甲院的院長,總理先生,他們傷害過你嗎?”

  甄善輕輕搖頭。

  原身的記憶中,對這兩人雖然沒什么印象,但無論因為什么原因,也或是她不關心,除了當年的蟲族事件,和這次甄珍的事情,從未有人對她做過什么不好的事情,甚至他們還都很包容她。

  “好壞不是一句話就能說得清,人的一生也不會只有一個人,父母、親人、愛人、友人都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

  甄善懵懂,仿佛自己長久堅持的觀念被沖擊,迷茫而不安。

  慕容歲輕嘆,“那你覺得,沒了韓鑫,你姐姐就永遠會留在你身邊嗎?”

  甄善想反駁什么,最后卻懨懨地搖頭,精致絕美的臉龐染上脆弱,‘我也不知道,我只是不想姐姐跟爸媽一樣離開我,不想自己只剩下一個人。’

  慕容歲抬手,輕撫她的頭發,“你從來都不是一個人,只是你忽略了他們,下意識地排斥其他人。”

  甄善眸中浮現淚水,‘可、可是姐姐說……’

  “別人說的是別人的話,對錯先不論,但你的生活,還是要自己去過,自己去看,用自己的心去感受。”

  ‘可是……我不知道該如何做?’

  以前姐姐是她活著的唯一溫暖和光明,現在沒有了,她又不能去搶回來,那她還剩下什么?

  慕容歲伸手,輕聲問道“我帶你重新去看看這個世界,我們邊走,你邊想,這次,以你自己看到的,感受到的,去思考你接下來想要什么,可好?”

  甄善眸中盈滿霧氣,看著眼前這個堅毅溫暖的男人,指尖輕顫,想伸手又躊躇,不安極了。

  慕容歲耐心極好,她猶豫,他就等著她,她不安,他就默默地陪著她。

  許久,甄善看向他,‘你會跟姐姐一樣離開我嗎?’

  “至少在你想到自己要走的路前,我不會離開。”

  ‘真的?不騙我嗎?’

  “我以自己的軍魂承諾。”

  甄善眉眼舒展,不再猶豫地將手放在他溫暖的掌心,笑得毫無陰霾,可愛又軟綿。

  慕容歲握緊她的手,輕輕一笑。

  他從未當過父親,但突然間,看著她信任自己一分,愿意往前踏出一步,卻懂得了老父親的感動和欣慰。

  至少,此時,甄善于他來說,不僅僅只是一個任務了,而是被他放進心里的存在,即便這份感情,可能只是友情或是親情,而非愛情。

  可也證明著,她于他,已非一個簡單的過路人了。

  當然,若是娘娘知道,他大占自己便宜,把她當成女兒,可能直接被刺激得蛇精病大發,將他先給摁到地上摩擦一頓,看到底誰是誰的爸爸。

  隨即,慕容歲將銀翼放心地交給她去檢查,還給她開了權限,就算她想駕駛,也可以,給她全然的信任。

  甄善鳳眸笑意軟軟,突然踮起腳尖,親了一下他的側臉,‘謝謝。’

  慕容歲“……”

  向來泰山崩于頂而面不改色的慕容將軍臉上的表情皸裂了,身體僵成木頭,從脖子紅到頭發尖,呆成了一個jpg。

  甄善忍笑忍得很辛苦,她眨眨眼,不解,‘你怎么了?’

  慕容將軍繼續石化。

  甄善伸出手指,戳了戳他的手臂,‘慕容歲?’

  慕容歲跟觸電了一樣,差點就蹦了起來,他努力克制自己做出什么不符合形象的舉動,結結巴巴地說道“啊?怎、怎么了?”

  ‘你怎么呆呆的?臉還那么紅?’

  “沒、沒,可能太熱了。”

  甄善努力忍笑,這借口……

  ‘熱?你軍裝的溫度調節壞了嗎?’

  星際軍服都有自動調節溫度的功能,這也是為了戰士能更好地作戰。

  “可、可能吧。”

  ‘要不要我幫你修一下?’

  “沒事,這個是小事情,我會的,”慕容歲擺手,拒絕道。

  甄善點點頭,似乎也沒多想什么,更好像忘了剛剛的吻,眸光移向銀翼的控制屏幕,仿佛要開始工作了。

  “甄……”慕容歲原本想叫甄老師,但想到哪有父親叫自己女兒老師的?改了口,卻不知為何有一絲緊張,“善善。”

  甄善好似沒發現他的稱呼變了,轉眸,‘怎么了?’

  “你剛剛?”

  她無辜眨眨眼,‘剛剛?’

  慕容歲默了默,“沒事的。”

  嗯,女兒親一下父親的側臉表示親近,正常的。

  這也證明著她對自己的親近和認可,這是好事啊。

  但,慕容歲看了看她白皙無暇的側臉,不知為何,好像真的有點熱,心中那絲異樣很陌生,又消失得很快,他想捕抓都捕抓不到。

  顯然,單身了近三十年的鋼鐵將軍壓根不懂什么是情竇初開,只以為自己對她的感情,跟父親對女兒,或是哥哥對妹妹一樣。

  嗯,沒什么不對的。

  ------題外話------

  今天改一下文,刪刪改改的,只能更三更,最后一更先欠著哈~
加入書簽
投推薦票
湖北快乐十分走势图